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李曉君:《賢士花園》創作談
來源:《天涯》 | 李曉君  2021年01月18日09:06

我是我生命的史官。雖然我也寫過不少他者的故事,觸摸過陌生人或卑微者的內心,但對自我求索的熱情,似乎難以消退。

我一直想挖掘散文的可能性。在小説的敍事衝動和詩歌的急促敏感面前,散文像個温文爾雅的中年人,具有一種冷靜、沉着、平和的性情。正是這一點,契合我的興趣。

出於方便女兒讀書的需要,我們家曾在“賢士花園”小區租住。那是南昌老城區一個相對嘈雜、混亂但也生氣勃勃的社區,其外在的面目和周圍的人羣,構成了一幅煙火氣十足的生活景觀——具有某種介於縣城與都市之間的氣質。

我像個“潛伏者”,略帶疏離、冷靜地看着身邊每日生成與消逝的“故事”,對老舊的建築、城市的落日、巷子的店鋪、鮮活或緘默的個體,懷有熱愛之心。更多的時候,我在前者身上看到自己的內心,從他者和事物在內心的投射上探尋自我的冥想、心靈的悸動和精神的慰藉。寫作對我來説是“普魯斯特式”的回望和現實與夢幻相互交織的旅程——記憶像一隻敏感的鱗翅目昆蟲,如果不悉心捕捉,它便會在若有若無的風中逃遁得無影無蹤。

文學對存在的把握與禪宗的“明心見性”,在曲徑通幽處相匯合。一切文學都是對人的命題做出回答。其形式和手段,因個人的旨趣、修養不同而相異,這件五彩斑斕的百衲衣,每一行鍼腳、每一個圖案都值得欣賞和讚歎。在賢士花園居住的這段沉靜的時光,我與周圍的一切發生親切的聯繫,並在內心銀幕上折射出各種圖案,開出或熱烈、或清冷、或濃郁、或淺淡的“花”來。這事物之花、精神之花,纏繞着人們的生活之蔓,也勾連出我這個觀察者內心的隱蔽花葉、揭示出靈魂深處的真相。

《賢士花園》是長篇散文《暫居漫記》的一部分。它繼承了我以往散文的風格,但在內在的舒緩和沉靜的質地上我又希望它有所不同。